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治愈后怕见熟人 队友召唤打开他心结_社会频道_东方资

发布日期:2020-06-05 06:09   来源:未知   阅读:

他打开心结归队

继续值守长江守望生命

近日,鹦鹉洲长江大桥附近,答东生(前)回到熟悉的老地方下水,准备横渡长江。长江日报记者苗剑摄

“你好,老答!”

“老答,你终于来了!”

……

近日,62岁的答东生来到鹦鹉洲长江大桥汉阳一侧的长江救援志愿队鹦鹉洲值守基地,常年在这一带游泳的游泳爱好者纷纷跟他热情地打招呼。

这让答东生非常感动,那个一直横在他心里的“梗”被众人一点一点移开??“他们没有歧视我、排斥我,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来江边值守救人,我还有用”。

此前,治愈后的答东生害怕因患新冠肺炎被人冷眼相看,独自在汉阳南岸嘴长江和汉江交汇处游了一个多月。现在,他终于回到了队伍中。

护士拉着他量了血氧饱和度

把他留在观察室

答东生是1月29日起病的,不发烧,但没有胃口,全身无力,有点咳嗽。他没有当回事,从小生长在长江边,练就一身好水性,冬泳也坚持了十几年,还是汉阳骑行队队长。他以为这点小病用自己的体能能够扛过去。

答东生没去医院。跟人打听后,他买来药吃。他想,只要度过14天就不会有问题了。到了2月6日,他开始低烧,去了医院,拍了胸部CT。医生跟他说:“这个病,95%的人可以治好,但还有5%的人不好说。希望你不属于那5%的人。”医生背着答东生跟他的儿子说:“你爸爸的肺是白的,比较严重。”这天,答东生的儿子把他的胸部片子发给在武汉一家医院工作的亲戚。那位亲戚明确地说:“情况非常不好。”因为病床紧张,答东生一直在医院打针,打完针就回家隔离。

2月9日,答东生的呼吸已经非常困难了,一动就喘气。当日下午,他去了武汉市中医医院。当晚8时许,他打完针正准备走,一位护士过来说:“我给你量一下血氧饱和度,你再走。”一量,他的血氧饱和度只有82。那位护士对他说:“你不能走,就在观察室留观!”

Power by DedeCms